• BiMediaWatch
  • 行情
  • 后刊
  • 联系
  • 订阅
  • “我认为人们天生是双性恋者,然后根据社会的压力做出潜意识的选择。我对双性恋没有疑问。但是我’我也是个伪君子:我永远不会和一个双性恋的女孩约会,因为那意味着他们也和男人一起睡觉,而男人是如此肮脏,以至于我’d永远不要和和男人睡过的女孩睡觉。” – 梅根·福克斯 在2001年接受采访。那里有一些内在的恐惧症吗?

    辛西娅·尼克松(Cynthia Nixon)欲望都市 声名远播时抗议两恐惧症“我不会拔出‘bisexual’ word because nobody likes the 双性恋s. Everybody likes to dump on the 双性恋s. We get no respect.”

    唱片制作人 克莱夫·戴维斯(Clive Davis) 从他的自传中出来“我一生的原声带”,写作:我的第二次婚姻失败后,我遇到了一个也基于音乐的男人。与女性只有恋爱关系和性亲密关系后,我向男性敞开心to,发现自己可以。”它’s never too late!

    里弗代尔陌生人的事香农·珀瑟(Shannon Purser) 在2018年谈到了与他人共处的重要性:“我只是一直在想我小时候需要什么,对我来说有什么意义呢?如果有人能看到我,并感到不那么孤独和更多的了解,那就是这样。”

    Lady Gaga 在媒体中通常被描述为盟友。但是在Q&她在2013年的柏林Berghain俱乐部的一次会议上对此提出了反对:“你知道吗?我是双性恋,我也不喜欢女人,这不是一个谎言,任何想把它扭曲成“她说她是为市场营销而双性恋”的人,这是一个该死的谎言。这就是我,我一直都是。”

    娜塔莉·莫拉莱斯(Natalie Morales) 主演 公园与休闲 并这样解释自己:“我对任何性别都没有特别的兴趣。我被人们所吸引。每个人都是他们自己的不可思议的庞大宇宙。那就是我所吸引的;那就是我想知道,想要爱,想要捍卫,想要照顾。”

    歌手 Tanerélle 在2018年评论:“Being a 双性恋 woman, I typically tend to shy away from the use 的 pronouns in most 的 my music because I want the lyrics to be as fluid as me”.

    牛津大学男同性恋 莱拉·莫兰(Layla Moran) 在双伞下解释了对任何人的爱:“It doesn’t matter if they’是男人或女人,还是性别不符合,’他们是否识别为同性恋无关紧要。最后,所有这些都不是’t matter –重要的是人,而你爱这个人。”